甘绩熙的血战武昌 甘绩熙的反清革命

反清革命

  甘绩熙(1886-1951),湖北利川团堡人,中国近代民主革命家。甘绩熙幼年丧母,父为私塾教师,甘绩熙自幼习读,聪明过人,性好武侠。在施南府初级师范学校学习时,参加竟南学社,初受革命思想教育。光绪三十三年(1907)春,目睹国家沉沦,日思实行革命,认定非投身军界不为功,遂独自东下赴鄂垣从军。是年五月入陆军第八旗步兵队十三协二十九标二营。七月,被选入陆军特别学堂(后该校并入测绘学堂)。甘绩熙专攻测绘,与军界、学界的蔡济民、蒋翊武、邓玉麟、彭楚藩、牟鸿勋等志同道合。同时,与詹大悲、刘尧澄、梅宝玑等办理《商务》、《大江》两报,宣传革命。宣统二年(1910),甘绩熙结识谭石屏、居觉生,加入中国同盟会。十月九日,汉口宝善里机关失事,革命党人应变起义在即,甘绩熙与同学方兴、李南星、李华模、朱次璋诸人于傍晚戎装停妥,饮酒以待。酒酣之际,甘高吟岳飞《满江红》词,慷慨雄言:"此一饮后,须俟黄龙府再饮用水也!"十日夜,起义枪声骤起,甘绩熙立奔楚望台军械库。荷枪实弹返校,率领同学整队迅出,参加武昌起义。攻下总督衙门后,测绘参战学生奉命卫戍咨议局,甘绩熙任守卫司令官。十一日黄昏,清军管带郜翔宸率百余人来犯,甘绩熙与蒋翊武指挥队伍抗击,郜兵败溃。其后,甘绩熙任湖北都督府参谋处参谋。十月十二日,满清政府遣陆军大臣荫昌、海军提督萨镇冰率陆、海军反攻,水陆并进,舰艇紧锁江面,陆军云集如蚁,革命军孤立无援,形势异常严峻。二十六日,甘绩熙听说汉口刘家庙失守,即请战渡江,挺身血战。在姑嫂村一战中,甘绩熙曾四擎军旗,率众挺进,高树战旗于阵地前沿。战火从郊外延至市内,甘绩熙又以参谋官身份,指挥若定,屡踞危地而带伤御敌。汉口将失时,甘绩熙又疾返武昌请兵,在汉口苦战四昼夜,仅得食三次,疲馁交加,形神大异,与老友康济民灯下相见时,康几不相识,惊问:"汝人耶?魂耶?",甘绩熙又向参谋长杨开甲要得兵士千人,由杜武库担任指挥,乘夜返渡,再战于汉口歆生路至桥口之间。是日晚,甘绩熙彻底扼守要塞满春戏园,更深寥寂,浑身是胆,以"当于悲凉中求雄壮生活"而自励,在汉口连战数日。

血战武昌

  甘绩熙返回武昌后,仍每日步行数十里去汉阳侦察战事,积劳成疾,身患生病。十月二十八日,汉阳磨子山、扁担山等地相继沦陷,革命军退守十里埠。甘绩熙闻讯心如火燎,一跃而起,带病奔赴十里埠面见战时总司令黄兴请战获准。甘绩熙从营中挑选壮士一百零八人,组成敢死队,以"必将以血肉相搏击"、莫以生还想的决心,身披"临时指挥官"的白带,自任尖兵队长,率队于子夜出发。甘绩熙身先士卒,冲刺拼搏。清军震慑,仓皇逃窜,革命军一举夺回磨子山。是时,甘绩熙急命纵火烧庙,按原约定信号与援鄂湘军统领刘玉堂部一鼓作气,再取扁担山。至山麓,敌弹如雨,绩熙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半夜鏖战,伤痛疲惫尤甚,遂以枪为杖,奋力攀登,率众再举收复扁担山。其时,天已微明。甘绩熙多处负伤,鲜血淋漓,经力劝,方才下山。当时《大汉报》主笔胡石庵曾作《甘侯行》长诗一首以颂之。革命军撤离阳夏,退守武昌后,黎元洪想走葛店,甘绩熙奉命与之朝夕相随,并婉言相阻。黎元洪执意出城,甘绩熙则誓与城共存亡。停战议和后,甘绩熙与丁世杰同任荆宜特派专员,绩熙筹集援省军饷四十余万元。民国元年(1912)甘绩熙任各部总稽查、都督府特别参议。中国同盟会改组为中国国民党后,甘绩熙加入中国国民党,被选为湖北省支部评议员。民国二年(1913),陆军部授予甘绩熙陆军步兵上校、陆军少将军衔。民国三年(1914)年返乡。之后,甘绩熙历任北伐大本营咨议、中国国民党湖北省党部临时执委会委员兼青年妇女部部长、湖北省党部第三届监察委员兼省官钱局产业委员会委员及湖北光化县、山东费县、湖北咸宁县和宜城县县长等职。国民政府授予甘绩熙胜利勋章。民国三十六年(1947),甘绩熙回归老家箐口。1950年甘绩熙被错误关押数月。1951年甘绩熙因病逝世。1985年中共利川县委为甘绩熙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本文网址:http://wwv.uv68.com/a/2021/04/47932.html

. 广告区